辽宁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心首页 机构信息 党群建设 新闻动态 通知公告 健康促进 专业服务
首页 - 技术标准

自然灾害传染病预防控制工作技术指南

分享到:

近年来,我国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地震、洪涝、干旱等较大灾害多次发生,对当地的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此外,自然灾害还伴随着造成了人与其生活环境间生态平衡的破坏,为传染病的流行创造了流行条件,进一步威胁着灾区公众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因此,做好自然灾害传染病预防和控制工作,对保护灾区居民健康、维护灾区社会稳定、减轻灾区损失具有重要意义。为指导各级疾控机构科学有序开展自然灾害传染病预防控制工作,特指定本指南。

一、目的

及早发现、识别自然灾害引起的传染病暴发流行风险,有效预防和控制自然灾害及次生、衍生灾害导致的各种传染病事件的发生,保证自然灾害应急救援和恢复重建工作的顺利完成。

二、依据与适用范围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全国自然灾害卫生应急预案》、《自然灾害卫生应急工作指南》等规定和技术文件,制定本指南。

本指南适用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应对洪涝、地震、干旱等自然灾害时,进行自然灾害传染病预防控制时使用。

三、自然灾害对传染病发病的影响

(一)自然灾害对传染病流行因素的影响

1.供水系统毁损

大部分自然灾害发生后,都可能造成饮用水供应系统的受损或破坏,导致在灾害发生早期存在引起大规模的肠道传染病暴发流行的风险。

在水灾发生时,原有安全的饮用水源因淹没、破坏或淤塞等原因而不能正常使用,灾害受影响人群被迫利用非清洁水源(如被污染的地表水)做为饮用水源,这些水往往被上游的人畜排泄物,遇难者遗体和牲畜尸体,以及破坏的建筑中的污物所污染,特别是在低洼内涝地区,灾区群众较长时间受洪水围困,更易引起水源性肠道传染病暴发流行。孟加拉国水灾时曾因此而造成大量人群死亡。在地震时,建筑物的破坏也会波及供水系统,导致供水中断,这对城市居民的影响较为严重。而且由于管道的破坏,管网残留水极易遭到污染。海啸与风灾时也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旱灾时,由于多数饮用水源枯竭,造成饮用水源地比较集中。在一些灾害多发的缺水地区,居民往往需要从很远的地方取得饮用水,一旦水源受到污染,将会造成严重的暴发流行。如四川巴塘曾因旱灾而发生了较大范围的细菌性痢疾流行。在一些低洼盐碱地区,水旱灾害还会造成地下水位的改变,从而影响饮用水中的含盐量和pH值。当水中的pH值与含盐量升高时,利于霍乱弧茵的增殖。因而在一些传统的霍乱疫区,常会因水旱灾害而造成霍乱的再发,并且有时延续较长时间。

2.食物短缺

尽管向灾区输送食物几乎已成为救灾的首要任务,但当规模较大,涉及地域广阔的自然灾害发生时,局部的食物短缺仍然难以完全避免。加之基本生活条件的破坏,人们被迫在恶劣条件下贮存食品,很容易造成食品的霉变和腐败,从而造成食物中毒以及食源性肠道传染病的暴发流行。此外,洪涝灾害常伴随阴雨天气,粮食极易霉变。而当灾害发生在天气炎热的季节时,食物的腐败变质极易发生。由于腌制食品较易保存,在大规模灾害期间副食品供应中断时,腌制食品往往成为居民仅有的副食,而这也为嗜盐菌中毒提供了条件。食物短缺还会造成人们的身体素质普遍下降,从而使各种疾病易于发生和流行。

3.燃料短缺

在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中,燃料短缺也是常见的现象,例如,在洪涝灾害中被洪水围困的灾区群众,或是由于地震灾害导致交通阻碍受困的灾区群众。燃料短缺首先是迫使灾区群众喝生水,进食生冷食物,从而增加肠道传染病的发生与蔓延的可能。

在严重的自然灾害短期内难以恢复时,燃料短缺可能造成居民个人卫生水平的下降。特别是进入冬季,人群仍然处于居住拥挤状态,可能导致体表寄生虫的寄生和蔓延,从而导致一些本来已处于控制状态的传染病,如流行性斑疹伤寒等重新流行。

4.水体污染

洪涝灾害往往造成水体的污染,为一些经水传播的传染病大规模流行创造了条件,如血吸虫病,钩端螺旋体病等。洪水对于水体污染的作用是两方面的,在大洪灾中,特别是在洪灾期间,由于大量涌入水量的稀释作用,这类疾病的发病往往并无明显上升,但当洪水开始回落,在内涝区域留下许多小的水体,如遭到污染,则极有可能造成这类疾病的暴发流行。

5.居住条件破坏

洪涝灾害,地震,台风和海啸等,都会造成居住条件的大规模破坏。在开始阶段,人们被迫露宿,然后可能在简陋的棚屋中居住相当长的时间,并且造成人口集中和居住拥挤。唐山地震时,在唐山,天津等大城市中,简易棚屋绵延数一里,最长居住到一年以上。即使到迁回原居之后,由于大量的房屋破坏,部分居住拥挤状态仍将持续很长时间。露宿使人们易于受到吸血节肢动物的袭击。在这一阶段,虫媒传染病的发病可能会增加,如疟疾,乙型脑炎和流行性出血热等。人口居住的拥挤状态,有利于一些通过人与人之间密切接触传播的疾病流行,如红眼病等。如果这种状态持续到冬季,则呼吸道传染病将成为重要问题,如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等。

6.人口迁徙

自然灾害往往造成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唐山地震时,伤员后送直达位于我国西南腹地的成都和重庆。在城市重建期间,以投亲靠友的形式疏散出来的人口,几乎遍布整个中国。而在现今的经济条件下,灾区居民外出从事劳务活动,几乎成了生产自救活动中最重要的形式。人口的大规模迁徙,首先是给一些地方病的蔓延创造了条件。历史上的一些著名的疾病大流行,如中世纪的黑死病,我国云南历史上最近一次鼠疫大流行,就是从人口流动开始的。

人口流动造成了两个方面的问题。当灾区的人口外流时,可能将灾区的地方性疾病传播到未受灾的地区;更重要的是,当灾区开始重建,人口陆续还乡时,又会将各地的地方性传染病带回灾区。如果受灾地区具备疾病流行的条件,甚至可能造成新的地方病区。人口流动带来的第二个重大问题,是它干扰了一些主要依靠预防接种控制的疾病的人群兔疫状态,造成局部的无免疫人群,从而为这些疾病的流行创造了条件。在我国,免疫规划已相当广泛地开展,脊髓灰质炎,麻疹的控制已大见成效,甲、乙型肝炎的发病也得到有效控制。由于灾害的干扰,使计划免疫工作难于正常进行,人群流动使部分儿童漏种疫苗,这些状态均有可能使这类疾病的发病率升高。一些在儿童和青年中多发的疾病,人群的自然免疫状态在疾病的流行中起着重要作用。无论是灾区的人口外流,还是灾区重建时的人口还乡,都会使一些无免疫人口暴露在一自然流行的人群之中,从而造成这些疾病的发病率上升。

(二)自然灾害对传染病生物媒介的影响

许多传染病并不只是在人类间辗转传播,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它的生物宿主。一些疾病必须通过生物媒介进行传播。灾害条件破坏了人类,宿主动物,生物媒介以及疾病的病原体之间旧有的生态平衡,还将在薪的基础上建立新的生态平衡。因此,灾害对这些疾病的影响将更加深远。

1.蝇类的分布与密度

蝇类是肠道传染病的重要传播媒介,它的挛生与增殖,主要由人类生活环境的不卫生状态决定。大的自然灾害总是会对人类生活环境的卫生条件造成重大破坏,蝇类的孳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地震过后,房倒屋坍。遇难者遗体和动物的尸体被掩埋在废墟下,还有大量的食物及其它有机物质。在温暖的气候条件下,这些有机成分会很快腐败,提供了蝇类易干摹生的条件。因而,像唐山地震那样大的地震破坏,常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数量惊人的成蝇,对灾区居民构成严重威胁。洪水退后,溺毙的动物尸体,以及各种有机废物将大量地在村庄旧址上沉积下来。如不能及时消除,也会造成大量的蝇类孳生。

即使在旱灾条件下,由于水的缺乏,也会造成一些不卫生的条件,而有利于蝇类的孳生。因此,在灾后重建的最初阶段,消灭蝇类将是传染病控制工作中的重要任务。

2.蚊类的分布与密度

在传播人类疾病的吸血节肢动物中,蚊类最为重要,与灾害的关系也最为密切。在我国常见的灾害条件下,疟疾和乙型脑炎对灾区居民的威胁最为严重。蚊的孳生需要小型静止的水体。因而,在大的洪灾中,行洪期间蚊密度的增长往往并不明显。但在水退之后,在内涝地区的低洼处往往留有大量的小片积水地区,杂草丛生,成为蚊类最佳繁殖场所。此时如有传染源存在,常会使该地区的发病率迅速升高。相反,旱灾可使一些河水断流,湖沼干涸,而这些河流与湖沼中残留的小水洼,也会成为蚊类的良好孳生场所。在造成建筑物大量破坏的灾害如地震与风灾中,可能同时造成贮水建筑与管道的破坏。自来水的漫溢,特别是生活污水在地面上的滞留,也会成为蚊类大量孳生的环境。灾害不仅会造成蚊类密度升高,还造成蚊类侵袭人类的机会增加。被洪水围困的居民,由于房屋破坏而被迫露宿的居民,往往缺乏抵御蚊类侵袭的有效手段,这也是造成由蚊类传播的疾病发病上升的重要原因。

3.其它吸血节肢动物

在灾害条件下,主要表现为吸血节肢动物侵袭人类的机会增加。蚊类有时会机械地传播一些少见的传染病如炭疽等。人类在野草较多,腐殖质丰富的地方露宿时,容易遭到恙螨,革螨等的侵袭,在存在恙虫病和流行性出血热的地区,对人类的威胁增加。发生在森林地区的灾害如森林火灾迫使人类在靠近灌木丛的地区居住时,蜱类叮咬的机会增加,可能传播一系列的疾病如森林脑炎,莱姆病和斑点热等。

4.寄生虫传播媒介的分布与密度

在我国,现存的血吸虫病的分布多处于一些易于受到洪涝灾害的区域,而钉螺的分布,则受到洪水极大的影响。在平时的条件下,钉螺的分布就随着水流的冲刷与浅滩的形成而不断变化。洪水条件下,有可能将钉螺带到远离其原来孳生的地区,并在新的适宜环境中定居下来。因而,洪涝灾害常常造成血吸虫病的分布区域明显扩大。

5.做为疾病宿主的家畜

家畜是许多传染病的重要宿主,例如猪和狗是钩端螺旋体病的宿主,猪和马是乙型脑炎的宿主,牛是血吸虫病的宿主。当洪水灾害发生时,大量的灾区群众和家畜往往被洪水围困在极为狭小的地区。造成房屋大量破坏的自然灾害,也会导致人与家畜之间的关系异常密切。这种环境,使人与动物共患的传染病易于传播。

6.做为疾病宿主的啮齿动物

家栖的和野生的啮齿动物是最为重要的疾病宿主,其分布与密度受到自然灾害的明显影响。大多数与疾病有关的啮齿动物,营地下穴居生活,它们的泅水能力并不十分强。因而,当较大规模的水灾发生时,总的影响是使啮齿动物的数量减少,然而,部分啮齿动物可能利用漂浮物逃生,集中到灾区群众居住的地势较高的地点,从而在局部地区形成异常的高密度。在这种条件下,由于人与啮齿动物间的接触异常密切,有可能造成疾病的流行。由于啮齿动物的繁殖能力极强,在被洪水破坏的村庄和农田中通常遗留下可为啮齿动物利用的丰富的食物,因而在洪水退后,啮齿动物的密度可能迅速回升,在其后一段时间内,可能造成极高的种群密度,从而促使啮齿动物间疾病流行,并危及人类。相反,干旱可能使一些湖沼地区干涸,成为杂草丛生的低地。这种地区为野生啮齿动物提供了优越的生活环境,造成其数量的高度增长。曾有报道在这种条件下引起了人间流行性出血热的流行。地震等自然灾害造成大量的房屋破坏,一些原来鼠类不易侵入的房屋被损坏,废墟中遗留下大量的食物使得家栖的鼠类获得了大量增殖的条件。当灾后重建开始,居民陆续迁回原有的住房时,鼠患可能成为重大问题,由家鼠传播的疾病的发病率也可能上升。

(三)自然灾害对传染病的发病趋势影响

自然灾害发生后,传染病的发病可能呈现一种阶段性的特征。在突发性自然灾害发生时,首当其冲的是饮用水和食品的来源遭到破坏,因此,肠道传染病将是灾后早期的主要威胁。特别是水型暴发和食物中毒,往往累及大量的人群,应是灾后早期疾病控制的重点。

大量的房屋破坏使大量人口露天居住,容易受到吸血节肢动物的侵袭。但由于节肢动物的数量和传染源数量需要有一个积累过程,因此,虫媒传染病的发生通常略晚,并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人口的过度集中,使通过密切接触传播的传染病发病上升。如果灾害的规模较大,灾区人口需要在简易条件下生活较长的时间,当寒冷季节来临时,呼吸道传染病的发病也将随之上升。人口迁徙可能造成两个发病高峰。第一个高峰由于人口外流引起,但由于病人散布在广泛的非受灾地区之内,这个发病高峰往往难以觉察,不能得到相应的重视。当灾区重建开始,外流的灾区人口重返故乡时,将出现第二个发病高峰,并往往以儿童中的高发病率为特征。最后,灾后实际上是一个生态平衡重建的过程,这一时期可能要持续二、三年甚至更长一点时间,在这个时期内,人与动物共患的传染病,通过生物媒介传播的传染病,可能呈现与正常时期不同的发病特征,并可能具有较高的发病率。

四、主要自然灾害传染病危险因素特征

(一)洪涝灾害


1.环境破坏

洪水泛滥会淹没农田、房舍和洼地,灾区群众常被迫大规模迁移,此外,各种生物群也因洪水淹没而引起结构改变和栖息地变迁,可能会破坏原有生态系统的平衡状态。

2.水源污染

洪涝灾害使供水设施和污水排放条件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如自来水厂、饮用水井、厕所、垃圾堆、禽畜棚舍被淹,井水和自来水水源污染严重。水面有大量漂浮物及动物尸体留,受高温、日照的作用后,腐败逸散恶臭。这些水源污染以生物性污染为主,主要反映在微生物指标的数量增加,饮用水安全性降低,易造成肠道传染病的暴发和流行。洪水还将地面的大量泥沙冲入水中,使水体感官性状差,浑浊,有悬浮物等。一些城乡工业发达地区的工业废水、废渣、农药及其他化学品未能及时搬运和处理,受淹后可导致局部水环境受到化学污染,或者个别地区储存有毒化学品的仓库被淹,化学品外泄造成较大范围的化学污染。

3.食品污染

洪涝灾害期间,食品污染的途径和来源非常广泛,对食品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产生严重影响,常可导致较大范围的食物中毒事故和食源性疾病的暴发。

(1)食品原料污染:各种食品仓库被淹没、受潮或漏雨,导致大量食品原料发生霉烂、腐败和变质。田间农作物长时间浸泡在洪水中,在高温、高湿的条件下,更易引起霉变和腐败。

(2)食品生产经营过程污染:洪水来临时,各种食品生产设备、食品包装材料、容器受到污染,特别是在生产设备、设施、厕所、下水道和水井同时被淹的情况下,污染情况就更加严重,生产企业缺乏清洁水,导致被污染的水又污染食品原料等。

(3)食品生产经营环境条件恶化:水中存在的各种动物尸体、人畜粪便及各种垃圾;鼠类因水淹而向食品工厂、仓库和家庭聚集;灾区群众临时聚居于一些高地和堤坝,人群密度很高,人畜混杂,蚊蝇滋生,灾区群众缺乏卫生防护设施,缺乏洁净的水,以及不洁容器、炊具盛放食品等,都是食品污染的可能来源。洪涝灾害初期,常常发生一时性食品短缺,灾区群众饥不择食,食用漂浮在水面上的死家禽家畜、鱼类、贝类和其他野生动物尸体。

(4)食品的运输和储存污染:发生洪涝灾害时,出于紧急救援的目的,临时征用各种交通工具运送救灾食品,这些车辆大多不是食品运输专用车,缺乏必要的防护设施,加之大雨不断,食品极易受到污染。此外,由于没有合适的可供储存食品的仓库,大多数救灾食品临时遮蔽或堆放在帐篷内,极易受潮霉变或腐败变质。

(5)援助食品质量难以保证:大量外地运来的救援食品,由于来源渠道广泛,食品包装不同,储运时间长短不一,一些外援食品远距离运输常会导致食品变质。鲜肉类、鱼类及其熟肉、熟鱼、贝类食品、冷冻鲜肉、鱼类等救援食品,在缺乏冷冻、冷藏设施的条件下,微生物污染途径和机会多,生长繁殖快,易发生腐败变质导致食源性疾病。

(6)食品卫生管理体系受到影响:洪水泛滥时,原有的按行政区域设置的食品卫生管理网络由于力量所限,不堪重负,或因洪水导致机构松散,直接影响到食品卫生的管理和宣传指导。此外在洪水期间,食品生产经营部门、集贸市场食品卫生监管失控,导致食品生产经营的卫生质量显著下降,也是产生食品污染的一个重要因素。

4.媒介生物滋生

(1)蚊虫滋生:灾害后期由于洪水退去后残留的积水坑洼增多,使蚊类滋生场所增加,导致蚊虫密度迅速增加,加之人们居住的条件环境恶化,人畜混杂,防护条件差,被蚊虫叮咬的机会增加而导致蚊媒传染病的发生。

(2)蝇类滋生:在洪水地区,人群与家禽、家畜都聚居在堤上高处,粪便、垃圾及腐败的动物尸体等不能及时清运,生活环境恶化,为蝇类提供了良好的繁殖场所。促使成蝇密度猛增,蝇与人群接触频繁,蝇媒传染病发生的可能性很大。

(3)鼠类接触增多,洪涝期间由于鼠群往高地迁移,与人接触机会也多,有可能造成鼠源性疾病暴发和流行。

5.易感人群的影响

(1)洪涝灾害导致人群迁移引起易感人群增多,由于洪水淹没或行洪,一方面使传染源转移到非流行区,另一方面使易感人群进入流行区,这种人群的迁移极易导致疾病的流行。如流感、麻疹和疟疾都可因这种迁移引起流行。其他如眼结膜炎、皮肤病等也可因人群密集和接触,增加传播机会。

(2)居住环境恶劣引起易感人群增多洪水毁坏住房,灾区群众临时居住于简陋的帐篷之中,白天烈日暴晒,晚上露宿室外;加上营养状况较差,使机体免疫力降低,对疾病的抵抗力下降,易于传染病的发生。特别是年老体弱、儿童和慢性病患者更易患病。

另外,心情焦虑,情绪不安,精神紧张和心理压抑,影响机体的调节功能,易导致一些非传染性疾病和慢性传染病增加发作机会,如肺结核、高血压、冠心病及贫血等都可因此而复发或加重。

(二)地震灾害

地震后,由于饮用水供应系统破坏、食物短缺、居住条件被破坏等原因,极易导致肠道传染病和食物中毒的发生和流行。同时,由于人口迁移、流动,干扰了一些正常预防接种工作的开展,造成无免疫人群某些疾病的发生和流行。地震后传染病流行的危害因素特点如下:

1.生态环境破坏

(1)城市供电供水系统中断,群众不得不改用坑水、沟水、游泳池水等不洁饮用水。

(2)粪便、垃圾运输和排污系统及城市各项卫生设施普遍受损或被破坏,极易造成粪便、垃圾堆积、蚊蝇大量滋生。

(3)人员伤亡严重,由于条件限制,许多遇难者遗体只能临时就地处置,在气温高、雨量多的情况下,遇难者遗体会很快腐败,产生恶臭,严重污染空气和环境。

(4)人员密集,居住拥挤,感染机会多,对传染病患者又缺乏隔离条件。

(5)当地各级卫生机构和社区防病组织遭到严重破坏。

2.水源污染

(1)供水条件变化:地震后,城市市政供水设施遭受严重破坏,水处理系统、泵房、管网受损、供电与供水中断。分散式供水和农村给水有水井淤沙、井管破裂等,一般破坏程度相对较轻。

(2)供水水质恶化:震后厕所倒塌、粪便垃圾污物大量堆积、下水道堵塞、遇难者遗体腐败等,都能污染水源,导致饮用水水质恶化。

3.食品污染

(1)灾区群众居住生活环境污染严重,容易造成食品污染。

(2)缺乏清洁水、食品、炊具和餐具,灾区群众家庭或集体起伙做饭在震后初期存在困难。食品、食品容器和餐具没有条件充分洗净、消毒,容易引起食品污染。多人共用餐具和食品容器,容易引起食源性疾患和经生活接触传播的疾病的发生和流行。

(3)运输和分发救援食品的车辆往往不是运输食品的专用车,容易造成食品的污染。

(4)灾区群众家庭缺乏食品防护设施,食品易受苍蝇、尘土等污染。剩余食品再加热条件差,饮用开水困难。

(5)鼠害严重:地震区在震前有前兆反常现象,表现为鼠成群结队洞外活动频繁,在各种场所尤其是食品厂、库、店和居民家中,鼠与鼠迹显著增多。震后初期的建筑物多为简易棚,建筑材料和构筑物基本不具备防鼠作用,使鼠患严重,到处盗洞作窝,对食品造成污染和损害。

(6)灾区的食品卫生违法行为:灾后初期,会出现一时性食品短缺,一些不法分子会乘机将超期、变质和伪劣食品在灾区销售。

(7)灾后初期,由于食品供应暂时紧张,还会出现以下食品卫生问题:①灾区砸死或其他原因致死的畜禽被灾区群众食用;②灾区甩出、抛洒、丢弃的食品较多,这些食品被有毒有害物质污染的可能性较大,在灾区有被食用的情况发生;③有些地区居民有采食野菜、野菇的习惯,野菜中毒和毒菇中毒也是地震灾区应该警惕的问题。

4.媒介生物滋生

(1)蝇类滋生:震灾发生后,遇难者遗体和动物的尸体被掩埋在废墟下,还有大量的食物及其他有机物质。在温暖湿润的条件下,这些有机成分会很快腐败,提供了蝇类易于滋生的条件。

(2)蚊类滋生:地震造成建筑物(包括贮水建筑与输水管道)大量破坏,自来水浸溢,特别是生活污水在地面上的滞留,会成为蚊类大量滋生的环境。

(3)鼠类增殖:由于地震造成大量的房屋破坏,一些原来鼠类不易侵入的房屋被损坏,废墟中遗留下大量的食物使得家栖的鼠类获得了大量增殖的条件。

(三)旱灾

旱灾时,饮用水源相对集中,一旦这些水源受到污染将会造成传染病严重的暴发流行。同时干旱时媒介生物的生活习性发生变化,也会引起传染病的特征性流行。蚊、蝇类的滋生,增大了虫媒和肠道传染病流行的机会。啮齿动物数量的快速增长,有可能引起人间流行性出血热的流行。

1.生态环境破坏

干旱引起森林大火、土壤缺水等,可造成森林植被破坏,植物的蓄水作用丧失,甚至引起部分植物物种及动物物种的灭绝及迁徙。干旱可能使一些湖沼地区干涸,成为杂草丛生的低地,为野生啮齿动物提供了优越的生活环境。如果在相对较长时间的干旱灾害后,出现暴雨天气,甚至洪涝灾害,则将会引起大量的水土流失、山体滑坡,干旱灾害的恶性循环将有可能发生,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恶化将会越来越明显。

2.水源污染

干旱发生时,降水减少,蒸发量增加,使得一些河水断流、湖沼干涸,许多饮用水源枯竭,可饮用水资源严重缺乏。同时剩余水源的水质恶化,溶解氧减少,水质呈现出不同的色度变化或呈现不同的异味。干旱灾害时,由于生活、饮用、生产用水的相对减少,工业废水(包括有机、无机混合废水、含重金属、放射性物质的废水、受热污染的冷却水)、生活污水(粪便和洗涤用水)、农业污水(含有多种病原体、悬浮物、化肥、农药等)污染水源的状况更加严重。

3.食品污染

(1)生活用水、饮水相对紧张,可能转而使用受污染或不洁的水清洗蔬菜、瓜果等食品而造成食品污染。

(2)高温干旱天气下,农作物的病虫害增加,在使用农药的过程中,如果使用不当,则会造成蔬菜瓜果等的化学污染。

(3)干旱灾害期间,由于野外水源水,尤其是放牧区,饮用水及牧草供给量不足,会引起大量牲畜等动物的死亡。如果居民采用死亡动物作为食品来源,则会引起食源性疾患的发生。

(4)干旱时由于饮用水及食物的相对短缺,则会使老鼠、蟑螂等媒介生物侵扰食品的机会增加,也增加了食品污染的机会。

(5)由于生产用水紧张,部分不法食品生产经营者用不洁水源作为生产用水,或以次充好,引起食物中毒事故的发生。

4.媒介生物滋生

(1)蝇类滋生:在旱灾条件下,由于水的缺乏,会造成一些不卫生的条件,而有利于蝇类的滋生。另外,在温暖的气候条件下,死亡的动物尸体中的有机成分会很快腐败,提供了蝇类易于滋生的条件。

(2)蚊类滋生:旱灾可使一些河水断流,河流与湖沼中残留的小水洼会成为蚊类的良好滋生场所。

(3)其他吸血节肢动物接触增多:人类在野草较多、腐殖质丰富的地方露宿时容易遭到恙螨、革螨等侵扰,在存在恙虫病和流行性出血热的地区,对人类的威胁增加。

(4)作为疾病宿主的啮齿动物增长:在干旱的气象条件下,一些湖沼地区干涸,成为杂草丛生的低地。这种地区为野生啮齿动物提供了优越的生活环境,造成其数量的快速增长。

五、自然灾害条件下的传染病防控对策

鉴于自然灾害对传染病发病的上述影响,自然灾害后的传染病防治工作,应有与正常时期不同的特征。根据灾害时期传染病的发病特征,可将传染病控制工作划分为四个时期。

(一)灾害前期

我国是一个大国,常有自然灾害发生,一些地区则为自然灾害的易发地区。因此,在灾害发生前,应有所准备,其中也应包括传染病防治工作。

1.基本资料的积累

为了在灾害时期制订科学的防病对策,应注重平时的基本资料积累,包括人口资料,健康资料,传染病发病资料,主要的地方病分布资料,以及主要的动物宿主与媒介的分布资料等。这些都是制订防治对策的重要依据。

2.传染病控制预案的制定

在一些易于受灾的地区,如地震活跃区,大江大河下游的低洼地区以及分洪区等,都应有灾害时期的紧急处置预案,其中也应包括传染病控制预案。预案应根据每个易于受灾地区的具体情况,确定不同时期的防病重点。可供派入灾区的机动队伍的配置、训练和人员更新情况,以及急需的防病物资器材的贮备地点与调配方案等也应在预案中加以考虑。由于自然灾害的突发性质,不可能针对每一个可能受灾的地区制订预案。应根据一些典型地区制订出较为详细的预案,以做示范之用。

3.应急队伍准备

由于自然灾害的重大冲击,灾区内往往没有足够的医疗卫生力量以应付已发生的紧急情况;在突发性的灾害面前,已有的疾病控制队伍也往往陷于暂时的混乱与瘫痪状态。因此,当重大的自然灾害发生后,都需要派遣机动疾控队伍进入灾区支援疾病控制工作。针对一些易于受灾的地区,应定期对这些机动疾控队伍的人员进行训练,使其对主要目标地区的卫生和疾病本底情况,进入灾区后可能遇到的问题有所了解。在人员变动时,这些机动队伍的人员也应及时得到补充和调整,使其随时处于能够应付突发事件的状态之下。

4.防病物资与器材的贮备


为了应付突发事件,应当贮备必要的物资与器材,这些物资与器材应当定期检查和更新。应有必要的重复和纵深配置,以避免自然灾害突然发生时,贮备在灾区内的物资和器材受到损失。

(二)灾害冲击期

在大规模的自然灾害突然袭来的时候,实际上无法开展有效的疾病防治工作。但在这一时期内,以紧急救护为目的派往灾区的医疗队,就应当配备足够数量的饮水消毒制剂和预防与处理肠道传染病的药物,注意发生大规模传染病的征兆,并适当处理,以控制最初的疾病暴发流行。

(三)灾害后期

当灾区居民脱离险境,在安全的地点暂时居住下来时,系统的疾病防治工作就应开始。以下几个方面应为工作的重点:

1.重建疾病监测系统

由于重大自然灾害冲击,抗灾工作的繁重以及人员的流动,平时建立起来的疾病监测和报告系统在灾后早期常常陷于瘫痪。因此,卫生管理部门及机动防疫队伍所要进行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根据灾区群众聚居的情况重新建立疫情报告系统,以便及时发现疫情予以正确处理。监测的内容不仅应包括法定报告的传染病,还应包括临时安置地群众的主要疾病的发生情况,以及灾区群众临时安置地及其附近的啮齿动物和媒介生物的数量。应当注意的是,在灾害冲击下,疾病监测工作的精确性是无法与正常时候相比的,因而,要特别注意对病情及其他有关情况的核实,并经常进行检查和督促。

2.重建安全饮水系统

由于饮水系统的破坏容易引起肠道传染病等疾病,对人群健康构成最严重的威胁,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优先恢复并保障安全的饮用水供应。

3.做好环境卫生整治

改善灾后临时住地的卫生条件,是减少疾病发生的重要环节。因此,当居民基本上脱离险境,到达安全地点开始,就应组织居民不断地改善住地的卫生条件,清除垃圾污物,定期喷洒杀虫药以降低蚊、蝇密度,必要时进行灭鼠。在灾害过后开始重建时,也应在迁回原来的住地之前首先改善原住地的卫生条件。

4.防止吸血昆虫的侵袭

在居民被迫露宿的条件下,要将吸血昆虫的密度降至安全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预防虫媒传染病的主要手段是防止昆虫叮咬。可使用一切可能的办法,保护人群少受蚊虫等吸血昆虫的叮咬。如利用具有天然驱虫效果的植物熏杀和驱除蚊虫等,并应尽可能地向灾区调入蚊帐和驱避剂等物资。

5.及时发现和处理传染源

在重大自然灾害的条件下,人口居住拥挤,人畜混杂等现象往往难于在短期内得到改善。因此,及时发现患者、正确地隔离与处理传染源是降低传染病发病率的基本手段。对于人是唯一传染源的疾病,如肝炎,疟疾等,应特别注意及时发现,并将其转送到具有隔离条件的医疗单位进行治疗。

(四)后效应期

在这个阶段,由于灾后恢复重建和转移安置,导致人口大量的流动,增加了传染病预防、发现和控制等管理的难度,特别是流动人口改变了原来地区免疫屏障,增加了传染病流行的风险。因此做好灾后流动人口的管理、对其采取如加强监测、补充免疫等措施,也是灾后传染病控制工作的非常重要的方面。

六、自然灾害传染病防控的主要措施

(一)风险评估

灾后开展自然灾害相关的传染病风险评估,是提高灾后传染病控制工作针对性和有效性,避免有限资源浪费的必要技术措施和手段。和一些专项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风险评估类似,自然灾害传染病风险评估也遵循风险评估的基本原则和步骤。但由于自然灾害相关的传染病事件危险因素较多,考虑、分析和评估相应的风险往往比单一某一种传染病更为复杂。

1.识别传染病风险因素

(1)识别灾区的传染病病源:①当地传染病的地域分布、时间分布及人群分布情况;②传染病流行强度;③当地病媒生物种类、数量密度、分布、活动性和季节变化情况。

(2)分析灾区灾后传染病发生的脆弱因素:①人口迁移情况,包括迁移人口数量、规模、范围和持续时间;②供水系统受损情况及灾后饮用水供应情况;③安置点公共卫生设施状况,是否有可用的厕所及垃圾处理场所;④儿童的健康状况及营养状况;⑤安置点人群聚居密度;⑥儿童各类疫苗的接种率;⑦灾后常规医疗和卫生保健服务情况;⑧灾区病媒生物孳生地环境改变情况;⑨灾区家禽家畜活动习性改变情况。

(3)分析灾区的传染病防控能力:①判别服务能力需求。通过了解受灾地区的人口资料和灾情资料,如受灾范围、受灾人口数、妇女和儿童受灾数量等;死亡和受伤人群数量,伤情特征,儿童受伤数量等,明确服务对象及需要提供的服务规模。②了解医疗卫生机构能力现状。主要了解当地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受灾状况,能够用于医疗预防工作的人力、药品、设施和设备状况等资源情况;③了解当地基础设施受损对医疗卫生服务的影响。包括交通、电力、通信、水、食品卫生设施等。上述资料主要是用于制定灾后传染病防控方案,大部分资料都可从地方政府和救灾指挥部获得,伤病及死亡资料和信息可直接从现场医疗急救点和收治医院调查中得到。

2.风险评估应关注的重点传染病

(1)呼吸道传染病:结合灾后疏散人口的聚集程度、居住环境、人群免疫接种率,尤其是在15以下儿童的接种率的基本状况等,对麻疹、流感、风疹、流行性腮腺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肺结核、水痘等进行风险评估。

(2)消化道传染病:综合分析水源破坏情况、饮用水污染状况、食物供应情况、公共卫生等因素,评估腹泻、霍乱、伤寒、甲肝、戊肝等的发病风险。

(3)虫媒传染病:分析自然灾害对病媒生物孳生地的影响,监测当地病媒生物种类、密度、分布及季节变化等情况,评估灾后虫媒传染病发病风险,包括疟疾、乙脑、肾综合征出血热、登革热等。

(4)其他:结合灾后环境破坏程度、人类救灾活动、动物接触机会等,评估炭疽、狂犬病、破伤风、鼠疫、钩体病等发病风险。

(二)灾后的传染病监测与暴发控制

加强对传染病疫情监测是预防灾后传染病流行和暴发的重要环节。

1.灾后传染病监测内容和方法

(1)重点传染病监测:流行病学研究已经对各种传染病流行的特点和规律积累了大量的知识。根据这些知识,结合灾区的地理、气候、灾情、灾害发生的季节等情况,可以判断灾后可能发生流行的疾病种类,以此作为防控的重点,同时也是流行病学监测的重点。例如:冬春季节常见传染病主要有麻疹、流行性脑膜炎、流感、百日咳、轮状病毒感染性腹泻、水痘、流行性腮腺炎等疾病;夏秋季节常见传染病主要有痢疾、流行性乙型脑炎、甲型肝炎和戊型肝炎、手足口病、沙门菌病、伤寒、致病性大肠杆菌肠炎、霍乱、疟疾、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鼠疫等。

(2)症状监测:在灾后的危机状况中,为了尽快掌握疫情发生的预兆,常常收集症状发生频度的资料,作为疾病监测的第一步,这种做法被称为症状监测。如果在人群中某一类症状短时间内集中出现,可能预示某种疾病的发生或开始流行。

用于灾后症状监测的症状主要有:第一类是发热,很多传染病的前躯症状都是发热,如果发热患者增多,就应该警惕。第二类是腹泻,一些肠道传染病常表现为腹泻,同时,腹泻增多,提示肠道传染病的流行。对这两类症状的监测,可以得到很高的敏感性,而对疾病监测的特异性不高。为此,可采用症状组合的方法:①腹泻的症状组合:腹泻伴粪便带血,可能与痢疾发病相关;腹泻伴水样便,可能与轮状病毒性肠炎相关;腹泻伴大量米汤样便,则预示霍乱的危险。②发热的症状组合:发热伴咳嗽、呼吸增快,可能与肺炎有关,发热伴卡他症状和皮疹,可能预示麻疹发生,发热伴头痛、呕吐、惊厥,可能预示脑炎发生等。当监测到具有某一症状的病例增加时,就应迅速进行专题调查,配合必要的实验室检查,尽快明确诊断。在诊断确定前就要对风险作出初步评估,并采取必要的临时防控措施。最终可能撤销预警,但也比在灾区延误某种传染病的控制要安全。

2.灾后传染病监测系统的恢复和建立

(1)恢复和建立灾后传染病监测系统的基本原则:在重大的灾害发生以后,要迅速建立疾病监测和报告系统。监测系统应覆盖所有临时医疗急救点、当地的卫生机构、临时居民安置点。明确监测的疾病和症状,以及信息报告的途径、方法和人员。要实行零报告制度。对重大疾病及可疑病例要实行个案即时报告制度。重点疾病要开展哨点监测,作为对常规监测的补充和加强。对资料要及时分析和反馈,缺乏反馈会降低基层报告人员的积极性。灾区人员流动性大,参与监测和报告的人员更换时,要确保新的人员熟知自己的职责、任务和报告途径。

 
每日推荐
没有推荐的主题
热点排行
没有推荐的主题
©2000-2017  版权所有:辽宁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辽ICP备06016341号  辽卫网审字[2009]第3号
省疾控中心应急值班电话: 工作日(8:30~17:00) 024-23373177 夜班(17:00~次日8:30)及法定节假日: 024-23388631